当前位置:主页 > 飞艇开奖结果产品展示 > 服装 >

  翔龙大概是熊猫利亚里最激动人心的东方元素吧,当年AFK很久的我,在奥丹姆某个黄沙遍地的小镇子练级的时候,突然抬头,只见一个牛头人骑着一条头顶发光的红色中国龙,摇头摆尾吞云吐雾,真个彻底震慑了我。在魔古山宝库里,看守着尘封的的那拉克煞引擎的是一匹融合了泰坦科技与翔龙风格的迥异产物星光龙。魔古用泰坦科技强行灌注在潘达莉亚原生的强大生物翔龙体内,造就了这华丽无比的妖孽。谜底昭然若揭,所以这些大坏蛋魔古其实也是泰坦造物,若干年前,他们也是石头人,和奥达曼的土灵、奥丹姆的狮子人都曾经是一家,因为血肉诅咒巴拉巴拉变成如今模样。但和那些不争气同僚不同,魔古野心大得很,他们曾今破解泰坦科技,不可一世,如今又试图重掌命运。引子一开,又回到了艾泽拉斯光明与黑暗的主旋律上面;所以潘达莉亚隐藏着什么巨大的黑暗?七煞为何重现人间?魔古如何封印命运?尽情期待下期走近玄学。

  看过神雕系列的你几乎在第一时间就会想到那段刻在玄铁剑上的剑铭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用在这里实在太贴切了。虽然国服几乎错过了新纳克萨玛斯的整个版本,后期黑骑士大闹银色北伐军大营,也让玩家对这把武器印象深刻(你打破了我的大门,老鼠……)。末日决战的名字霸气,造型更霸气;他没有其他纳克萨玛斯天灾风格的邪气,但你毫不怀疑这玩意是出自亡者之手。纳克萨玛斯的武器造型是天灾风格的巅峰。随着纳克萨玛斯的陨落,亡灵天灾的风格也陨落了。

  抛开旁枝末节,咱们穿越时空、回到未来,期待中的德拉诺七雄到底如何?一句话总结:杜隆坦,莫名的伟光正高大全,闪瞎了我的氪金狗眼;卡加斯碎手,鲁莽冲动,毫无城府的混账小子;耐奥祖,冥顽不灵的垂垂老朽;基尔罗格死眼,毫无存在感的猥琐酱油男;至于七雄之首格罗姆地狱咆哮……拉倒吧,还兽人永不为奴,整篇就见你被忙着绑在各种柱子上。要我说,德拉诺只有双雄:背叛者古尔丹,毁灭者黑手。

  史说,文王囚而演周易。这个周易我也不懂,就不装神棍了,度娘说此乃“传统思想文化中自然哲学与人文实践的理论根源”。浅言之就是两仪四象八卦那一套;武僧之道取自阴阳之道,老外虽然不大懂,也描的有模有样。四象就更具象了:青龙白虎朱雀(鹤)玄武(牛)(玄武变成牛这事,我猜是因为已经有了乌龟神托尔托拉,避重)。少昊取四圣之道,克心中之煞,一如周旦引周易排解武王之梦魇(周公解梦)。灭商后,周人开始以新的道德体系规范整个社会。商王朝血腥的统治与恐怖的历史,将随着朝歌城的废墟一起被永远的掩埋于黄沙之下。而征服了煞魔的少昊,将四圣之德传遍四野,成为熊猫人的哲学核心,整个社会体系以此为基逐渐建立。

  奥杜尔的壮丽无需赘述,这个副本开启了很多有趣的模式:烈火金刚,黑暗中的独影,虽然当年被认为是曲高和寡,但始终是为人津津乐道。平心而论,奥杜尔的武器风格在我看来极其糟糕,风格不统一,造型诡异,即没有展现出泰坦科技的精密,也失去了远古武器的端庄。幸好双手剑模型再一次例外了,两种模式的奥杜尔出产四把造型相同、涂色不同的双手剑:艾塞尔、魔渊、风暴符文和沃德雷萨黑暗湮灭;剑体优美大气,剑刃流畅自然,剑身的宝石采用了星图的样式,表面的装饰给人科技的惊艳感,夸张的光影效果在剑刃流淌,华丽无匹。

  瞎鸡儿扯了一大堆,我们来到了昆仑昆莱山,来尝尝土地精的野茶吧:这是艾泽拉斯最雄伟的山脉用不着废话,到这儿,艾泽拉斯才算真正有了山;才算有了天高地迥,觉宇宙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有数的意思。你曾跟着周卓来带这群山之中的隐秘宫殿:魔古山宝库,发掘魔古族黑暗的历史故事在这里有了发展:一个叫那拉克煞的东西,把潘达莉亚世外桃源的表象与奥杜尔下创世神的科技紧密的联系了起来。

  首回合是一场超强控场对局,逗小姐的防战士对上星苏的宇宙术,前期场面比较沉闷,逗小姐早早上了图哈特加强防御,而星苏的目的也很明确,找准时机在不被斩杀的情况下变身大王,而比赛的局势也逐渐朝星苏预见的方向进展,即便战士用哈利森吃了大王的大刀,星苏还是巧妙地用各种墙和奶挡住了战士的斩杀,最终依靠超强的技能地狱火的场攻堆积,战胜了战士,1:0,星苏先拔头筹;第二盘逗小姐换德鲁伊出场,星苏则用了奴隶战,这样的对局双方也打得难解难分,战士的手牌被德鲁伊逐渐耗尽,可战士始终保有激怒吼爹斩杀德鲁伊的可能,但星苏不太走运,最终没能完成斩杀,反倒被德鲁伊场攻加自然之力和一张刚刚抽到的活体根须完成了17血的斩杀,1:1,逗小姐将比分扳平;第三盘逗小姐用冰法抓到了星苏的奥秘骑士,虽然这是冰法的优势对局,但逗小姐赢得并不轻松,8、9费骑士都打出了冰法的寒冰屏障,好在法师有红龙及时地把自己回复到15的安全血量,骑士再也没有输出空间,输掉了比赛,2:1,逗小姐再下一城;第三盘星苏继续使用奥秘骑士,逗小姐仅剩下一个防战没有走掉,星苏这盘顶住压力,骑士持续给战士场面压力,后期骑士在几乎满场的情况下果断选择不解场怼脸,战士最终抵挡不住攻势选择投降,2:2,星苏将比分扳平,比赛拖入决胜盘;决胜盘星苏的奴隶战把逗小姐的防战士打得弹尽粮绝,而奴隶战则转换技能得到了术士的分流,手牌占尽优势,逗小姐的防战无力回天,输掉了决胜盘,3:2,星苏拿下了本场比赛,进入胜者组。

  首回合骑士内战,但并不如常见的奥秘骑士内战,而是逗小姐的鱼人骑士对上Duke奥秘骑士,奥秘骑士打鱼人骑士只能孤注一掷,希望一波能抢死逗小姐的鱼人骑士,可是就在Duke打光手牌倾尽所有之后,被逗小姐炎术师生平清场,Duke无奈认输,1:0,逗小姐取得首局胜利;第二把Duke的奥秘骑士占尽优势,可还是被逗小姐的防战士抵挡了下来,最终骑士耗尽手牌也无法拿下比赛,2:0,逗小姐拿到赛点;第三盘逗小姐的德鲁伊没有再给Duke机会,抓住机会一套带走了对手,3:0,逗小姐取得了比赛胜利。

  双方使用的三个职业完全相同,Ban的职业双方也都选择了战士,这一场比赛可谓是镜像对战。第一场弱鸡用奥秘骑士对上Duke的动物园术士,虽然骑士4费之前较为卡手,但还是依靠5费洛欧塞布和6费神秘挑战者的强势站场,牢牢地占据了场上主动,迅速击败了Duke的术士,1:0,弱鸡取得开门红;第二盘动物园术士内战,Duke的术士功能牌带得过多随从质量过低,即使弱鸡在6费回合猫头鹰沉默对象出现了失误,弱鸡还是凭借空灵召唤者的威慑站场拿下了本局比赛,2:0,弱鸡再下一城;第三场弱鸡德鲁伊也没有给Duke的动物园任何机会,持续战场,最后依靠自然之力斩杀了术士,Duke的术士被三关,Newbee弱鸡 3:0 轻取对手,进入胜者组。

  海加尔山之役最好玩的地方在于,你能找到一堆老熟人:奈辛瓦里老家伙,哪都有你。林克久违了好朋友,你和塞尔达公主的照片我始终珍藏。莫戈多格瘦子,还记得刀锋山下的恶魔无双吗?姆嘎姆嘎够了,我绝对不去北风苔原玩鱼人COSPLAY了。还有可敬的剑圣曼科里克,等我写完这堆破烂就去贫瘠之地看你。这是一张情怀牌,当年看见他们的名字,我很突然感觉,真的不是我一个人在战斗。

  名剑风流,忘了说剑。碎星者大概是这里唯一拿得出手的造型,私以为,如果碎星者完全仿奥杜尔风格,采用纯星光剑刃,一定能成为佳作;可暴雪别出心裁的用一堆说不出风格的纹饰搭配道不明材质的金属,强行塞进星光做点缀,整出一幅不伦不类的九星汇聚图来;我琢磨半天,这估计是魔古们为获取泰坦科技的某种尝试,用不成熟的技术强行捕捉星云的力量,打造出的半成品吧。反复思量,这玩意真是即不东方也不泰坦,即不魔古也不星光,这是个串儿吧……

  由于本人的恶趣味,对这种标榜“远古的恐怖文明”“邪恶的血腥造物”之类题材很舔,雷电王座我也实在是刷了无数遍,脏鸟都见着五个了,传说中的剑楞还没见。雷电王座中共有两把大剑,[泽拉特,玛拉克的燃魂重剑]和[冰封地狱重剑]。这两件武器很有意思,前者造型古朴、厚重,经典的云雷纹造型,这是件青铜礼器;后者明朗锋利,流云纹饰绕指柔缠百炼钢,这是一件杀人铁器。后者该说是当前潘达莉亚锻造工艺的巅峰(马蛋我熊猫人文明才到战国?);前者很费解,燃魂重剑是巨魔首领的武器,但此武器却完全背离巨魔风格。那么我脑补一下:这是魔古族给予巨魔的赏赐之物,甚至是上古时期就赏赐给了巨魔,而那个时期正合我前文所说:魔古的商周时代。

  完全颠覆魔兽史关于毁灭者黑手的“傀儡”描述,WOD里,这位黑石酋长才真正称得上是好汉子,纯爷们。论实力,塔拉多一役四杰战黑手,力挫奥格瑞姆、杜隆坦、玛尔拉德、伊瑞儿(其实还得算上卡逗和指挥官你);论功劳,坐镇黑石铸造厂,倾全族之力为“钢铁”部落正名;对上忠心可鉴日月,对下铁血治军任你百炼钢也甘为俯首臣。最后黑石铸造厂一战,幸运飞艇我们的黑手老哥打的如何?那可真叫一往无前,打到天塌地陷,海动山摇。你特妈的告诉我什么才叫特妈叫做铁血!

  场景转换,现在说德拉诺。咱虽荣膺指挥官,但并不意味着我们超级能打。谁他么告诉你官越大越厉害?好吧就算你是这个世界上最能打的那一群人,你也得有个凡人的界限。萨尔已经是最厉害的萨满,如果剧情说萨尔挑了阿克蒙德你也得说一句扯飞蛋!另外,指挥官的头衔限定了你的唯一性;之前的历届关底战你都可以化身无数,这次进攻地狱火城堡却没辙了在剧情上,你可以带欧林棕皮、布洛克和加罗娜,但不存在另外二十四个或一百万个指挥官。

  敌方是阿克蒙德。这家伙只手摧毁达拉然的场景历历在目,我们面对他,应该是犹如蚍蜉撼大树这不是妄自菲薄,这是暴雪自己写的设定。这也不是我们第一次面对他:WAR3时期.我们扮演伊利丹试着阻止过它,TBC时期,我们又通过时光之巢和阿克蒙德再刚一次。特别是TBC那次,虽然场景简陋、地形马虎,但我们依然玩的很H,因为那是既定的历史,我们伴随英雄左右,走在正确的进程中,名为参与实是旁观阿克之死虽然只是几个小精灵,我们也能说:这就好比唱戏,手一招千万军马,腿一抬万水千山。

  最后,我们来到火源之界。前文说暴雪在熔火之心细数了火的各种存在形式,现在,这种存在形式被极大的丰富了。“火元素界”不再仅仅是物质上的概念,更被赋予了哲学性与社会性。沙恩诺克斯是最传统的沙罗曼蛇;雷奥利斯领主,代表火的原初;贝丝缇拉克,火的觉醒与进化;奥利瑟拉佐尔,火的升华;贝尔洛克,火的毁灭与终焉。而鹿盔与火焰德鲁伊,则代表火的神性,信徒、祈祷和回应暗示了元素君主的神格。

  我思量许久,这一战应该怎么打,才不那么突兀……你看我这蛋疼的,暴雪我的马褂呢……不能跳出既有格局,合理展开。纵观我方,确定参战的大腕有仨:卡德加,肯瑞托首席师,麦迪文亲传弟子;伊瑞尔,维纶灌功、德拉诺最耀眼的圣光;格罗姆地狱咆哮,钢铁部落首领,永不言败的传奇剑圣。让卡德加张开奥术屏障,埃提耶什精芒万丈,阻挡了漫天的地狱火雨,算是扳回天时;伊瑞尔召唤圣光之地,净化被邪能亵渎的军团主场,算是扳回地利;格罗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在传送门前力阻百万低阶恶魔军团的汹涌而出,算是扳回人和。至于那些偶尔漏网的地狱火、大恶魔,谁又能求全责备呢……至于阿克蒙德本尊,我们这次没有圣山精魂,但我们有德拉诺元素之力,剧情里表上一笔:橙戒与德拉诺共鸣,宣泄的元素能量把污染轰杀成渣(阿克蒙德:麻痹我TM就是被橙戒炸死的好吧!)这一切,仅仅需要在过场动画和台词中表现一下即可,所有战役场景、流程、结局都不变。那什么“古尔丹你签过契约”……真是不知所云,骚包编剧你能走点心不?这剧情真好比传承下来的灾变之剑:时隔这么久,这把剑的基础造型竟然刻意延续了下来,但前者是简朴的满足,后者是华丽的空洞。

  在先锋军的剧情中,加尔鲁什致力于挖掘魔古族的神器雷王圣钟,此举导致夺日者被逐出达拉然。纵览全情,圣钟是远古泰坦之子魔古族煞魔的宝器,大家似乎也认可了加尔鲁什真正控制了古神之力。但即使强如泰坦本尊,又何曾真正压制住古神,那些孑遗守护者的熊样咱就更不提也罢。细思,但凡古神这类擅长精神控制的妖孽,必然也是情商超凡,你要强我示弱,你要控制我服从,但真正的主子,从来属于更强者。我更倾向于认为,加尔鲁什的理智已受到蚕食,但时间尚短,还不至于落得死亡之翼那般彻底疯狂,且亚煞极毕竟不如恩佐斯完好无损。畅想一番,如果奥格瑞玛之战加尔鲁什未败,之后的结局一定是煞皇重生,铁血兽人虫化,奥格瑞玛成为第二个安其拉。

  商朝最终被周朝取代,而魔古最终被熊猫人推翻。熊猫人乐天开朗、热爱生活,但性格坚毅,嫉恶如仇;掀开魔古这血腥一页后,潘达莉亚似乎迎来了光明的新生。而熊猫人推翻魔古的过程太敷衍了,康突然就领悟了武僧之道,教给同胞,然后揭竿而起,就推翻了魔古统治。这就像我告诉你,陈胜做梦梦见了个白胡子老头,老头教会了他绝世武功王八拳,然后他把这门王八拳教给一起打工的泥腿子,再一举推翻了秦帝国。

  话说回来,要就这么打起来了还真是无趣,反而是这一趟下水道之旅精彩纷呈。这么着沿着魔古家的臭水沟一路走上去,满满盗墓迷城的既视感:首先桥塌人坠,侥幸没死,抬头一看,已是落入万丈深渊。寻思找路出去,前面居然堵着一只千年大王八!这货是怎么把自己卡犄角里动也不能,还长这么大的?没得说,不轰成渣没路走啊……转旮旯走进一汪臭泥潭,这鬼地方终年暗无天日,蘑菇遍野,尸鬼横行,最玄妙的是这么一个泔水塘里居然还藏着一条……远古多头蛇。千辛万苦惹一身腥臊砸死了,找着一条排污管钻进去,烂蛆麻蜘蛛黏黏虫,又碰着个专吃死尸下水的巨型脏鸟。一路往上爬啊,头顶上砸下来个要吃人肉的大眼怪。你说下水道就是淌脏水的,啥毛病啊塞这么多稀奇古怪,这还没完,接着走,有门了,推门一看吓死老子了,这里面是在举行什么古怪仪式么……九死一生冲出去,又走进了一片血池,密密麻麻的黏血怪汹涌而出。雷神爷爷你家下水道是恐怖片拍摄基地么?

  这是第一次,传说中的上古之神直接向我们宣战。这是正确的尝试,巫妖王死后我们急需新的对手,让我们可以高喊着“为了艾泽拉斯……”去干他娘的。而一直埋着伏笔的上古之神似乎是最好的目标,大地迷失者耐萨里奥,现在的死亡之翼,名头又大,后台又响,至于他“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之类的哲学思辨,给一个“疯子”的头衔就完美规避了。特别是死亡之翼的名字早就记在正史之中,也疯了不止一年半载了。虽然无法用那么久的时间营造出巫妖王一役的史诗感,但扯大旗作虎皮,把四元素君主、四大龙王都拖出来上演一场全明星,骗骗票房也还还凑合罢。魔兽世界》吐槽编年史:艾泽拉斯幸运飞艇:名剑风流(下


  • QQ咨询

  • 在线咨询